Meet Your Specialist

由于我不熟悉中文,如果有任何需要询问,请发邮件至:feelgoodencapsulation@gmail.com

瓦莱丽出生在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市,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度过她的童年。2004年秋天,她搬到加州洛杉矶市,能够西海岸生活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在童年晚期,她发现了自己对摄影的热情,于是在搬到洛杉矶后,她开始在圣塔莫尼卡大学学习摄影。在这份事业上她用了十年的时间,是要努力成为一名摇滚摄影师。在2010年初,在遇到她的人生伴侣亨利不久后,他们发现了瓦莱丽怀孕这一喜讯,从此他们的人生轨迹开始发生改变。她对摄影的热爱成为了他们人生规划中的一个羁绊。2010年十月,孩子的降生将瓦莱丽逐渐引向了成为如今成功的胚盘胶囊制作专家的道路。在业余时间,瓦莱丽业喜欢园艺和陶艺。

瓦莱丽对胚盘养殖的灵感和热情来自于她开始意识到孕妇心理健康的重要性,她相信胚盘具有能量,并且她十分乐意帮助母亲从产后忧郁中恢复,并且帮助她们快速进入母亲这个角色。除了帮助母亲产后恢复后,瓦莱丽也会举办宣讲活动让她们更加了解什么是胚盘胶囊。

瓦莱丽从2013年一月开始在“全冠胚盘胶囊制作公证处“(Full Circle Placenta Encapsulation and Certification)进行培训,并在2013年三月获得正式证书。她也同时持有“食品处理合格证书”和“血液处理证书”。也是因此,她的客户能够对她技术的安全性和合格度都十分放心(以上证书可以在公司Facebook主页上浏览)。

我的个人陈述

我经历了一次十分艰难的怀孕过程,事实上我的情绪、精神和身体都十分正常但是我内心却不快乐。我的医生建议我进行反抑郁的药物治疗,但是我当时坚信我可以不通过药物治疗走出困境。当我的抑郁加重时,我开始担心自己可能会得产后忧郁症,医生告诉我百分之八十的女性在生产后都会患上产后忧郁症。鉴于我当时低落的情绪,我有预感我会患上十分严重的产后忧郁证,但那时我仍然以为我能在治疗师的帮助下恢复。在我进入孕期大约37到38周时,朋友给我们推荐了一个家庭婴儿陪护,在产前的一次面谈中,她告诉了我有关胚盘胶囊的信息。除了知道这能够防止轻度产后忧郁和产后忧郁,她对于其他细节也不是十分了解。胚盘是我的身体创造的,我的肚子里的宝宝也正在占用,但它竟然能够作为药物帮助我防止我此时正在担忧的事情发生,知道这个消息时我十分震惊。我的丈夫亨利也十分激动。任何能够帮助我在产后恢复的事情他都愿意去做,当然也包括尝试用胚盘制成食物。刚有了美丽的女儿,生活也充满了幸福感,但之后我变的忧郁,没有存在的价值感,甚至会没有缘由的大哭。这种无法平息的大哭会持续几个小时,这种情况直到我生产后的一周时,亨利将我的胚盘制成了胶囊后才开始缓解,那是我人生中最煎熬的一周。由于当时新生儿的数量越来越多,他是挤出的时间将我的胚盘制成胶囊。从亨利将胚盘制成胶囊后,奇迹就发生了。很快,我感觉越来越棒,开始变的越来越有活力。我服食了胚盘胶囊共4周,它真的大大的帮助我进行产后恢复。但是不太顺利的是,因为我们在决定将胚盘制成胶囊这件事上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如果再来一次,我一定愿意早早雇下别人做这件事。不仅因为这样节省了更多时间,我能够在24到48小时内获得胚盘,也是因为那些专业胚盘胶囊的制作者拥有更多的技术支持和知识力量。

直到现在,我在生产数年后仍然服食我的胚盘。假如我在经期第一天感觉异常,我会服食一片胚盘胶囊,在30到45分钟后,我就回复正常了。假如我女儿情绪异常,我会打开一片胶囊,将胚盘粉末洒在酸奶上给她服下,30到45分钟后她也回复正常了。而且你相信吗,我已经储存了足够的胚盘胶囊直到我的更年期。因为我有听说更年期会对于女人来说十分艰难,所以我想做好充分准备。

瓦莱丽 罗萨斯,写于2013年